积木脑袋

小虐饼派发专员

星际迷航-我是个医生,不是……

转载于 罗密欧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完我都笑傻了 铁三角和船上的大家都太可爱了

罗密欧酱:

1.



Jim刚走进医疗湾就听到了Bones的咒骂声。



“该死!”



跟在粗话后面的是一记响亮的敲击声。



怎么了?Jim用口型问身着便服正提着行李袋往外走的Chapel护士。



Chapel耸耸肩表示生化分析仪坏了。



“什么?生化什么?”Jim皱起眉头。



“生化分析仪。”Chapel又重复了一遍。



“呃,好吧,所以Bones在对一个机器发火?”



Chapel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的表情。



Jim被逗乐了,“还是老样子是吧。行了,你快上岸度假去吧,祝你愉快,Chpale。”



“你也一样,舰长。”Chapel冲他眨了眨眼,然后欢快地走出舱室。



Jim伸了个懒腰,朝Bones走去。





企业号将在Cuckpoo城内修整两个半月,所有船员都获得了离船许可,他们将在这座星联里数一数二的繁华基地里休息一段时间。自今早企业号在空港停泊以来船员们已陆续离开了。身为舰长,Jim当然留到了最后,他得把所有公文都批完,然后准备和Cuckpoo总督共进晚餐时的汇报内容。



“Bones,为什么你还没下船?”他跳上桌子,毫不在意地用屁股顶开上面堆着的一些材料,好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



“从桌子上下来。”Bones没好气地说。



“为什么?这儿只剩我和你了。”



“因为我不想看你脚滑摔下来磕坏脑袋。”



“天哪,你的悲观情结越来越严重了。”



“操!”Bones把手里那台生化分析仪一把推开。可怜的仪器撞在墙上,发出一记悲鸣。



“哇,怎么了?”



“这东西不亮了!”Bones高声道,“我已经弄了两小时,可它就是该死的没有任何反应!”



“你插电源了吗?”



Bones对Jim怒目而视。好吧,Bones瞪人时是挺可怕的,Jim往后缩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有找Scotty帮你看看吗?”



“当然。但他是个机械工程师,不是医疗器械工程师,他也说不出问题。”



“所以你就在这儿自己修了一下午?”



“不然呢?”



“Bones,你是个医生,你不是……”



“现在你知道我只是个医生啦。”Bones扬起一条眉毛。



Jim的话语在嘴里转了个圈又落回肚里,他摆出自己最甜蜜的笑容望向Bones,一手搂住对方的肩膀,笑道:“我知道,你是最棒的医生。”



“放屁。”虽然Bones的语气还是有点凶狠,但他的表情明显软化了,而且没有甩开Jim勾着他的手。



“我会让人给你买个新的生化什么仪来的。”



“生化分析仪。”



“生化分析仪。”Jim重复一遍,“给你弄个最好的。”



Bones哼了一声,开始收拾东西。“今晚我要喝个痛快,再不来一杯纯正的麦芽威士忌我就要得抑郁症了!”



“今晚不行。”Jim眨巴着他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



Bones一看他这德行就知道没好事。“James Kirk……”



“你得陪我去参加晚宴。”Jim硬着头皮一鼓作气在Bones发怒之前成功把话说完。



Bones愣了三秒,随即吼道:“天杀的,我是个医生,不是你的秘书!!!!!!”





2.



Spock在总督府前等到了自家舰长和首席医疗官。就他观察,Jim的心情不错,而McCoy则一如既往地虎着张脸。嗯,这很正常。瓦肯人在心里评估道。



“为什么我也要来这儿?”Bones问。



“因为我不想一个人做汇报。”Jim倒也回答得耿直。



“你有Spock!”



“我需要大量心理援助。”



“狗屁。”



“你没听说吗,这儿的总督是个布达拉人。”



“什么是布达拉人。”



“我也不知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心理援助。”



Spock默默打断他俩,“布达拉是一颗位于车轮星系的M级星球。历史悠久,科技发达。它的居民具有类人型生物特征,在以往的交流中我们发现,布达拉人大多诚实善良,乐于助人。但由于一百年前的地壳变动,现存布达拉人的人口数量已降至3000万以下。”



“所以,我们要去见一个稀有种族的高层啦。”Jim眨眨眼,假装兴奋地说。



Bones对此并不买账,嘴里嘀咕着诸如狗屁、辣鸡、弄死我得了的词句。



“我恨你们,我学的是临床医学,不是外交,不是驾驶,更不是机械维修!”Bones一边走一边低声道。尽管心中有诸多抱怨,但一进到总督府,他还是老实挂上笑容,跟在Jim身后朝每一个陌生人微笑点头。



“得了吧,我也没学文书处理啊,你看我还不是每天坐在铁王座上给文件签名。”



“那是你的工作!”



“而这是你朋友的请求。”



“告诉他他在强词夺理,Spock。”



Spock冷静地说:“Jim说这是个请求,不是条规定,所以我无法鉴定他为强词夺理。”



Bones瞪了Spock一眼,“我他妈就知道你会帮着他说话。”



“这个评价是不合理的,医生。”



“我恨你,Jim。我也恨你,绿血妖精。下次你们生病了别来找我。”



“你不会的,你爱我们。”Jim厚着脸皮说。



Bones翻了个大白眼。



“咳咳,先生们。”Jim在餐厅门口站定,“准备好就餐了吗?”





总督P'Rek是一个美食爱好者,他热衷于在自己的晚宴上向大家提供来自宇宙各个角落的民族菜式。自助餐桌上堆满了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看不出到底可不可以吃的东西,只在很小的一个角落里放了几碟甜饼和面包。



作为一名坚定的非人类食物不食者,Bones用眼神向Jim传达了自己的怒火。



Jim对此置之不理,面朝总督,鞠躬行礼。



晚宴上还有其他人,因此总督在询问完他们最近的旅程后就把他们留在一边自行离开了。老实说,P'Rek是个好人,特别具有同理心,当Bones提到三月份那场几乎感染了全舰人的外星流感时,他对Bones的劳累表达了深切慰问,并称他为伟大的奉献者。Bones表示自己小学后就没被人这么夸过了,虽然有点羞耻,但心里还蛮爽的。



Jim朝Spock做了个鬼脸。



“Bones你就打算靠啃面包过整晚了?”



“我看起来像有别的选择的样子吗?”



“你知道你有点种族歧视吧。”



“扯淡,不吃外星食物就是种族歧视了?绿血妖精还不吃肉食呢,他是不是也歧视猪?”



“我不理解素食主义跟种族歧视是怎么联系起来的。”Spock平静地说。



Bones用手指着一脸无辜的Jim,“问他。”



“试试嘛,Bones。”Jim叉起一块橘红色的啫喱状物体,“这看起来和果冻差不多,应该挺好吃的。”



Bones嫌弃地推开他伸过来的手,“我不吃,我劝你也别吃,你简直是个移动过敏体,谁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把喉咙吃肿然后窒息而亡。”



他话音刚落,Jim就剧烈地呛咳起来。



Bones眼睁睁看着Jim捂着脖子摔倒在地,他咳得满脸通红,几乎喘不上气来。Spock早已冲到他身边,扶住他的头,试图帮助他更好地呼吸。



“医生!”Spock焦急地望向他。



“我他妈就不明白了……”Bones跪在Jim身边,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支无针注射器,对准他的动脉扎了进去。Jim痛苦地抽搐了一下,随即慢慢恢复过来。



“你是想死吗!!!”Bones怒吼道。



Jim虚弱地靠在Spock身上,小声辩解,“拜托,那只是一个果冻……”



“你再说一遍?!”Bones咬牙道。



Jim立刻不作声了,他望着Spock,就好像他会帮自己说话似的。



事实上Spock的确帮着他,“医生,我建议将对舰长人身安全的教育安排在晚宴之后进行,现在是不适合的。”



“我怎么会在这艘船上上班啊!”Bones恨不得仰天长啸。



总督P'Rek站在一边朝Bones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3.



第二天,当Bones在宿舍醒来后他发现一条消息正静静躺在自己的PADD里。



点开一看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他竟然被安排到Cuckpoo城的驻地舰队去当门诊医生。试用期为三周,即刻生效。



Bones惊恐地冲进Jim的房间,发现对方也正一脸惊讶地举着个PADD愣在房间中央。



“卧槽?!”两人异口同声道。



他们发现此调令是由总督大人亲自签署,可他们实在不明白到底哪里得罪了总督,以至于他要把Bones调离企业号,塞进一个小门诊。



“我不理解,P'Rek总督看起来是一个温和的人。”Spock通过可视电话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我不记得哪儿得罪他了,他昨天还夸我是个他妈的奉献者呢。”Bones坐在床上,忧郁地皱起眉头。



“我的申诉被驳回了。”Jim把PADD扔到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脸,“P'Rek给我的回复是,McCoy医生有选择的权利。”



“我有什么选择权啦?我要是有选择权还会被随便调走吗?”Bones的怒火又烧了起来。



Jim轻轻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别急,我觉得总督不讨厌你,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我以为咱们相处得挺好的。”Bones沮丧道。



Spock说:“就我观察,你们的确相处融洽。而且P'Rek似乎很愿意为你做些事情。”



“等一下,Spock,”Jim跳起来,“你上次说布达拉人的特征是什么来着?”



“他们诚实善良,乐于助人。”



“乐于助人!天哪,Bones,总督是想帮你的忙。”



Bones迷茫地看着Jim,“帮我什么忙?我在舰船上干得好好的……”



“不,你昨晚明确表达了对舰船的厌恶之情。”Spock说。



“我没有!”



“你有,抱歉,Bones,但你的确说了你怎么会在企业号上工作这句话。”



“我的天,难道那个总督把这话当真了?他以为我恨你们所以特地把我调走?!”



“这合理解释了为什么我的申诉被直接打回。他以为我们的关系很差。”Jim一屁股坐到Bones边上。



“但那是个玩笑啊!不,我是说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把这话当真吧。”



Spock现在有点为McCoy难过了,当然,只是一点点,只有一点点波动,“布达拉人除了乐于助人之外也非常看重诚实这一点。他们认为自己不应该撒谎,也不应该怀疑他人,因此在他们看来,别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应该是他内心情绪的真实表达。很显然,总督把McCoy医生的话都当真了。”



“那我现在去和他说我昨晚的话不是真的他会撤销调令吗?”



“这只会让他认为你是个骗子。”Jim叹了口气,“抱歉,Bones,看来你得在门诊部待一会儿了。别担心,我和Spock会努力保证你在三周后重返企业号的。”



“弄死我得了。”



“就当休假呗,你也知道和平时期的舰队门诊有多闲。”



“我还是不能相信我竟然因为这个原因被调走了。”Bones无力地说。



“由此看来外星文化教育是十分重要的。舰长,我建议在企业号复航后组织集体学习。”Spock微微歪了下脑袋。



“批准。”Jim立刻点头。



“你们俩都给我滚开。”



“真的吗Bones,在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你还决定如此粗暴地对待热爱你的同事们吗?”Jim故作夸张道。



“看我口型,滚、蛋。”



“我太伤心了。”Jim单手抚胸,“我真的要滚蛋了。我要去租辆车去附近的湖边度个假,而你,Bones,祝你在门诊部过得愉快。”



“去死!”Bones差点就把枕头扔过去了。



Jim乐颠颠地跳到一边,“别急,我会拯救你的。毕竟我也不想在履历上留下虐待医疗官这项罪名。话说Spock,现在几点了?”



“0923。”



“Bones,友情提醒,你还有半小时就要上班了。”



Bones选择原地爆炸。





4.



Bones觉得自己要得抑郁症了。



整整三天,他都坐在门诊室里无所事事。没有外星病毒,没有意外受伤,没有奇怪的生物样本检测,更没有时不时来他这儿抱怨撒娇忏悔把他当成心理医生骚扰的船员们。



什么都没有。他只有自己、一个安多利人护士,和一杯难喝的咖啡。



他就像被塞进了养老院,每天只能和电脑打扑克。



“我要疯了,Jim。”他对着电话忧郁地说。



“乐观点,就当是放假。”



“放假意味着在床上躺到自然醒,然后喝杯威士忌配煎蛋。”



“哇,这听起来特别不健康。”



“这该死的地方连个病人都没有!”



“这难道不是你的理想生活吗?在医疗湾里悠闲地喝咖啡看报纸没人骚扰?”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每天。”



“呸,你知道这不是我的本意。”



“嗨,我现在明白你口中的‘我恨你’基本等于‘你好吗’了。”



“我恨你。”



“嘘,小心让总督听见。”



“去死。”



“别啊,我坚持认为你还是爱我的。”



“Jim。”



“嗯?”



“你身边有那天晚宴上的橘红色果冻吗?”



“你是说那个让我差点噎死的玩意儿?”



“对。”



“没有,怎么了?”



“我在想你能不能吃一小口然后上我这儿来看病。就吃一点,别太多,不然有危险。”



“你疯了,再见。”



“喂!有事好商量……”Bones扒着屏幕小声道。



“再见。”Jim干脆地挂断电话,消失在了黑暗中。





Bones失望地坐回椅子里,他不禁开始反思自己平时真的看起来有这么暴躁吗?



不,当然不是。他没有暴躁,他只是被惹到了,如果每个人都老老实实地让他别操心,他也会微笑待人的。



呃,好吧,他不喜欢朝人微笑,他的微笑很可怕,有一次他朝Jim笑了一早上,吓得对方整整两天都躲着他走。



Jim、被吓到、你能相信这件事吗?!



Bones来到空无一人的洗手间,对着镜子开始练习笑容。眉毛再扬起一些,眼睛再瞪大一点,嘴巴再……



该死,他就是做不到!Bones抓狂起来。也许他该学习智慧的瓦肯人,安静当一个面瘫。



“医生,你在里面吗?”来自安多利的护士在洗手间外喊道。“有病人来了。”



感谢老天!Bones冲出房间,瞬间恢复了斗志与激情。“让我看看我们能为他做什么。”





令Bones绝望的是,急诊室里坐着的“病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事之一,Montgomery Scott。



当他听到Bones的脚步声后,立刻满脸笑容地扭过头来,“嗨!McCoy医生。”



Bones用手捂了下脸,然后拉开Scotty身前的椅子坐下,尽量和蔼可亲地问:“哪儿不舒服?”



Scotty转了转眼睛,机智地说:“我肚子疼。”





5.



“哪儿疼?”



“呃,下面点。”



“这儿?”



“还是上面点吧。”



“这里?”



“呃,你说呢?”



“该死的,Scotty,你至少装病装得像一点吧!”



“对不起。”Scotty默默坐起身,拉下衣服遮住自己的肚子。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Jim告诉你了?”



“是呀。他说你很无聊,所以我就来探望了。”



Bones失语三秒,随即叹了口气,认真道:“谢谢你,Scotty,你是一个真正的朋友。”



“我们都是朋友。”



“你的假期过得怎样?”



“哦,你知道,就是到处转转,然后和女士喝杯茶。”



“挺不错的吧。”



“哈哈,是哒。”Scotty吃吃地笑起来,他注意到Bones下垂的肩膀,又劝道:“别担心,相信舰长一定可以把你弄回来的。企业号可不能没有医疗官。”



“谢了,Scotty。话说你平时觉得我暴躁吗?我看起来是讨厌你们的样子吗?”



“不会,怎么会。如果有人对我的脉冲引擎动手动脚的话,我也会想往他头上砸扳手哒。”



“我从没朝人砸过扳手!”



“懂哒,就是个比喻嘛。你可以扎他们,往脖子往屁股,都可以。”Scotty兴高采烈地说。





继Scotty之后,Sulu也在第二天早晨拜访了门诊。他的理由是感冒,当然这也是个谎言,Bones觉得比起感冒,他更像一个晒伤患者。



“昨天陪女儿去游乐园玩了。”Sulu笑道。



“玩得挺开心?”Bones翻出一支药膏,示意Sulu涂在脸颊上。



“是啊,很久没见了,都玩疯了。”



Bones微微笑起来。他自己也有个女儿,对他而言最幸福的事就是带着她去公园溜达。



“我听说那个误会了。”Sulu说。



“还有谁不知道这事吗?”



“我猜没有。”



Bones翻了个白眼,“是啊,真丢脸。”



“事实上大家更在乎你能不能安全回来。没有McCoy医生怒吼的日子是不可想象的。”



“哇,真是感谢。”



“别客气。”Sulu站起身,“我不打扰你了。”



“是别让我打扰你了。难得能和家人聚聚,快回去吧。”Bones把药膏交给Sulu,“这个留着,每天涂三次,注意防晒好吗?”



“谢啦。”Sulu给了他一个亲切的拥抱。





之后来拜访的是Chekov,这小伙非要和他争论说青霉素是俄国人发明的。然后是Uhura,她不是来看病的,她只是是来问Bones要喉糖的。接着是Spock,他坚称自己胃部不适,要求做一套完整体检。一开始Bones觉得他在瞎扯淡,后来又想起瓦肯人的诚实本性,耐着性子花了一个下午给他做检查,当Spock开始和他讨论病理学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这个瓦肯人根本没有任何毛病,他可能就是来骗免费体检的。当然Bones没有特别生气,尽管他十分不想承认,但和Spock讨论科学问题还是挺令人振奋的,尤其是你得花心思去驳倒他,这让时间过得很快,没有那么无聊。



之后企业号上大半的成员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门诊部拜访了Bones。在三周试用期的最后一天上午,Jim终于来了。



“嗨,Bones,过得怎么样啊?”他悠闲地坐进椅子,冲Bones抛了个媚眼。



“好的快上天了。你呢?怎么这么晚才来探望我。”



Jim立刻笑起来,“你懂的,我有小山般高的文书要处理,更别提还有那该死的三年计划要写。”



“现在都弄完了?”



“是啊。”Jim很没形象地在椅子里伸了个懒腰。



Bones一眼就瞧见了他脖子上的红斑,“别动,你脖子上那是什么?”



Jim伸手摸了一下,“疹子,我前两天过敏来着。”



“过敏?”Bones的语气立刻严肃起来,他拍开Jim的手,戴上手套,亲自检查。



Jim想逃没成功,他只能歪着脑袋解释,“就是闻了朵外星花朵,嗨,别担心,我有吃药,现在就只剩几个疹子没来得及消下去了。”



Bones哼了一声,放开他的脖子,“为什么不上我这儿来看病?”



“不想给你添麻烦。”



“拉倒吧,Scotty他们几乎天天往这儿跑。”



“他们来干嘛?看病?”Jim天真地望着他。



“别装了,你会不知道他们来干嘛?”



“我不知道啊。”Jim打定主意要装傻到底了。



Bones叹了口气,“他们怕我无聊,所以特地来探望我。”



“我以为你会喜欢在门诊部工作,毕竟这里安全稳定,还有地心引力。”



“得了吧,你就非要我说出来?”Bones靠到椅背上。



“洗耳恭听。”Jim眨巴着他那双纯洁无辜的婴儿蓝眼睛。



“是,我是讨厌宇宙,讨厌未知数,讨厌外星病毒和一切会让我来不及救人的危险。但我也很喜欢宇宙,喜欢和你们这些蠢蛋共事,喜欢和你们做一些蠢到家的事。企业号是我的家,上面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家人,哪怕有时候我会觉得你们烦的要命,但我还是喜欢你们。我想我再也不能在其他舰船上工作了,因为企业号和她上面的人实在太他妈的独一无二,我只想和你们在一起工作,明白吗?”



“该死我早上一定喝了太多咖啡才会说出这种话,拜托等我清醒了一枪毙了我,谢谢。”



“我理解。”Jim将温暖的手覆在Bones的手背上,眼中流动着温暖的感情,“我们都理解。”



“我们?”Bones疑惑道。



他顺着Jim的眼光望去,只见Spock正陪着P'Rek总督站在门外,显然他俩把他刚才那段可悲的抒情全部听了进去。



我的脸没了。Bones在内心哀嚎。



“我想你很快就能拿到返舰通知书了。”Jim朝他做了个鬼脸。





6.



一个月后Bones和其他船员一同返回企业号,准备开启五年计划的最后一段旅程。



尽管他闭口不谈他回到企业号的经过,但身边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听说了他的肺腑感言。Bones理智地觉得装鸵鸟是最佳处理方式。



当然经历这次事件不意味着他就变温柔了,相反,Bones对大家的健康情况管控的更加严格。



“等等,Bones,你到传送机这儿来干嘛?”Jim警惕地问。



Bones一边戴上头盔一边说:“你觉得呢,当然是和你一起出任务。”



“Bones,你是个医疗官,不是安保人员。”



“这件事不用你提醒。”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下船冒险?”



“因为我得监督着你们每个人,省得你们当中有谁不小心误食了外星毒药、掉进藏有野兽的洞穴、或者惹怒野蛮人被箭射成豪猪。”



“但你是个医疗官啊,Bones。”Jim开始慌神了,说真的,他还挺享受没有Bones管束的冒险生活的。



“我是企业号的医疗官。如果说过去五年教会了我什么,那就是我是独一无二的。”



“Bones!”



“别想着自己玩,James。”



“Spock,你快找个理由说服Bones!”



“我认为医疗官的意见是正确的,有他在队伍中我们全员的安全返航率会上升80个百分点。”Spock一如既往的平静地说道。



“Bones,你是不是恨我?”Jim忧郁地说。



“别傻了,孩子,我爱你。”Bones高高兴兴地踏上传送台。



“哦,你肯定恨我,你最喜欢说反话了。”Jim站到他身边。



“否定的,我发现自从我们从Cuckpoo城回来后,McCoy医生的语言习惯有所改变,我相信他变得更加坦诚了。”Spock站到Jim的另一边。



“听见没,Jim,我爱你。还有你,绿血妖精,只要你一直站在我这边,我也会喜欢你的。”



“这世上我最不想发生的事就是你俩统一战线,Scotty快把我们传送下去,我再也不想让他俩凑在一起唠叨了。”Jim大声说道。





END

热度(451)

© 积木脑袋 | Powered by LOFTER